Test:文字整理-K3

来自思辨与信仰

成佛之道-6

(2024-6-14)

今天我们学习佛的种性,上一次我们学习了丙二 教法有异 4-【趣入大乘者,直入或回入,相应诸教法,实说方便说】。所以,直入的和回入都是相应教法的不同了,而教法有方便说和真实说。

方便说:有分正方便和异方便。

正方便: 就是正化声闻。从大乘来说,声闻也是大乘的方便,诱化他直接趣入佛道。

异方便 :就是胜方便,用种种的方法来引导大众趣入佛道。异方便从两个方面说,一个是净乐国土(往生净土),一个是以乐得乐,净乐色身(持明仙人)。

真实说:就是直接从人乘而趣入佛道。

方便说,是权说,权说就是为这些爱乐的根性,对他说天行,或者是净土行,使他们在培养善根到一定程度再转入正常道。

我们今天学习:

丙三、成佛种性

丁一、二种佛性 【众生有佛性,理性亦行性。】

丁二、别叙行性 【初以习成性,次依性成习;以是待修习,一切佛皆成。】


大乘的教说,就是讲成佛的种性。

一、「佛性」的意义 【1】

怎样才算成佛的种性?这里谈到:

【一切「众生有佛性」,为大乘佛教的重要教说,是一切众生同成佛道的原理所在。什么是佛性呢?可以有二个意义。】

一切众生都有佛性,佛性分两种,一个是理佛性,一个是行佛性。然后「初以习成性,次依性成习;以是待修习,一切佛皆成。」。习成性就是久习成性,然后再依性而成习,这样一切佛可以修成。

其实这个佛性说,也有方便说和真实说这二方面,也是各有相应的教法。所以佛性说,在佛法中是一个很重要的教说,因为在佛法中很多思想都有这种佛性的教说,是一切众生同成佛道的原理所在。

【【1】 印顺导师《如来藏之研究》p.262:「佛性可以有二种意义:一、是无上菩提的种子(因性),二、是佛的体性(佛性)。」】


什么是佛性?可以有两个意义:

一、无上菩提就是菩提心,它是因性。

二、是佛的体性。

什么是佛的体性?下边也有讲,不过导师在《如来藏之研究》里谈到佛性是佛的体性,含摄了一切如来功德。就是因为众生有烦恼垢给遮住了,所以不能够显发出来;还有,菩提是佛的体性,菩提就是佛觉悟的真理。


1、佛的体性(通俗义)

【佛性是佛的体性,】

佛的体性下边举一个譬喻,这个譬喻非常通俗易懂。

【『如黄石中有金性,白石中有银性』一样。【0】】

这是指矿石,金矿,银矿,没有开采的时候是矿石。

【【0】《大智度论》卷32:「法性者法名涅盘。】

在《大智度论》里讲,【法性者,法名涅槃。不可坏不可戏论。法性名为本分种。如黄石中有金性白石中有银性。如是一切世间法中皆有涅盘性。】

一切世间法都有涅槃性,等于一切众生中都有佛性了。

所以【诸佛贤圣以智慧方便持戒禅定。教化引导令得是涅盘法性。】

所以诸佛用智慧,种种的善法功德,引导大众来趣入涅槃的法性,因为法性是遍一切世间法中。

【利根者即知是诸法皆是法性。】

这个法性,就是法的本然性,它的本性。本性是什么?本性就是空性,诸法都有空性义。

【譬如神通人能变瓦石皆使为金。钝根者方便分别求之乃得法性。」( 大正25p298b )】

这个意思也不难理解,就是一切法本性就是空性。空性,就是诸佛所体证的涅槃法性,或者叫涅槃法身,这样从人来推的话,一切众生都有佛性了。


回到法本:

1、佛的体性(通俗义)

介绍佛的体性,从通俗义来说佛的体性:

【众生虽在生死迷妄当中,但不是没有佛的成分。】

我们众生是在生死迷妄的,有无明烦恼的,但是不是没有佛的成分。佛的成分是什么呢?下边还是用这个譬喻,

如矿中有金性,所以可炼成黄金,如没有金性,那怎么也炼不出金来。当然,这是一般的说法,在科学进步的时代,可以非金属的物质,而化合成同样的金质。】

其实现在科学不用说提炼,掌握了这个元素,用这种元素去合成。

佛性说也如此,众生本有佛的体性,

佛的体性刚才也谈到了,就是一切如来的功德。一切佛的体性,或者涅槃法性,或者是这种菩提。我们在学习皈依三宝的时候,谈到三宝的真实功德,是无漏性清净的,三宝当然是,佛宝、法宝、和僧宝,都是无漏性清净,这里不但说佛的功德是离垢的清净,就是在杂染中,也是本性清净的。

世间法都有这个涅槃性,就是世间法都有空性。空性,当然从三乘共法章来说,缘起就是空义,没有自体,没有我,这种本然性遍于一切法,从这个角度就是说,众生本有佛的体性,涵盖了佛的无量功德。

【或说众生本有如来胜德,相好庄严,】

如来胜德,是种种功德;如来相好庄严,就是色法,有形有相,我们眼能见,耳能听的这些色法。如果说佛的清净功德是不可见的,但可以通过外相展现出来,当然就涵盖了心和色两方面。

或者说众生本来是佛,所以修行就可以成佛。这一本有佛性的教说,确是一般人所容易信解的,也就成为佛法中最通俗的学派。】

这种思想,确实是容易让一般人所信受,所信解,这个思想为什么那么普及?因为比如说,讲一切法无所得,无自性,毕竟空性,可能只有说五事具足的人(才能明白)。但大多数人都没有能力去深解法义,所以用通俗说,就容易让一般人所理解信受,一般人就是一般的大众了,不是指那种根性非常好的人,所以这是通俗的学派,也就是如来藏思想,其实也就是佛法中的方便说,这样能够让大多数人有信心。

所以在皈依三宝章讲皈依的深义的时候,就要【若人自皈命,自力自依止,世人则能契,归于真实义】。相信归向我们自己的自心、自性,我们自己是佛,自己有佛性,自己能成佛,自己身心的当体就是正法涅槃,其实就是佛的佛性,和佛的体性。为什么皈依三宝的时候,就用这种通俗的说法?能够引导初学的人生起信心来。

2、成佛的可能性,也是成佛的因缘:

但这是佛性的深义,有些人是不易信解的。那到底什么是成佛的可能性呢?】

佛性的深义,深义就是成佛的因缘,成佛要有因缘,不是说我们本来就有佛性,然后你就是佛。这个原先我们也谈到,一切法本自清净,本性清净跟我们凡夫什么关系呢?如果不去发心修学的话,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成佛的可能性就是深义,这是引用《法华经》来说的。


【这如《法华经》说:『诸佛两足尊,知法常无性,佛种从缘起,是故说一乘』 【3】。】

这句偈诵很有名的,也正是《法华经》这个偈诵,如果说把这个思想解到本有佛性,那就是如来藏思想。《法华经》的本意不是本有佛性,是佛种从缘起,佛种子是从因缘而有的。下边注解里,导师在《初期大乘起源与开展》里对这一段话,解释得比较清楚:


【3】(2)印顺导师《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》:「经上说(《妙法莲华经》卷一:『诸佛两足尊,知法常无性,佛种从缘起,是故说一乘』。佛种是从缘而起,依善知识的劝发而起的。所以从缘而起,】

佛种是从缘而起,不是本有的,这个缘是什么缘?还是依善知识的劝发而起,善知识的引导,听经闻法,所以是从缘而起。

【只因为一切法是常无自性毕竟无性空的。】

只因为一切法是常无自性毕竟无性空的,正因为一切法是无自性空的,所以能从缘而起。

【由于一切法无性,所以一切法从缘而起,众生也能从缘发心,修行而成佛。】

这就是依因缘而成就的佛道,或者种下的佛种,它不是本来就有的,一切众生具足的。

【佛深彻的证知了无性缘起,】

无性的缘起,就是无自性的缘起。

【所以说一乘,一切众生都可以成佛。《法华经》的思想,原是承般若毕竟空义而来的。(p.1183-1184)】

因为一切法没有自性,众生依缘而修,他都有成佛诵的可能性。所以《法华经》的思想,原来是继承了般若毕竟空义而来的,这句话其实是点出了《法华经》的核心。问题是在哪里呢?问题就是讲《法华经》的人,一般都讲到本有佛性里面去了,讲到如来藏里面去了,这个是导师很重要的一个点题。所以《法华经》这句偈诵,是从佛的深义来说的。


回到法本:

【 这可以方便分别为二种佛性:1、理佛性,2、行佛性。(二佛性是印度旧说,今依中观义说)。】

佛性,方便分别有二种佛性,一个是理佛性,一个是行佛性。

二、述《法华经》的二种佛性

1、什么是理佛性(理):

一切法是从本以来无自性的,也就是本性空寂的。法法常无性(古人别说常与无性,是附合三谛的解说),法法毕竟空,】

法法常无性,就是无自性空,但是古人(天台智者大师)把 常和无性给它分别的解释,这样就符合三谛的解说了。本来佛说法是二谛,但古人把它一分别就变成三谛,对这个问题,其实经中也讨论了,本来是二谛,但是变成假、空、中三谛。说明什么问题呢?还是没有理解法义,从文句上来解释。一分开解,就变成三谛了,所以说法法毕竟空。

这无性即空,空即不生灭的法性,可称为佛性的。

这就是理佛性了,从理上来说法法无自性,法法毕竟空,所以这个无自性就是空的,不可得的,空就是不生灭的法性,这个不生灭的法性,可称为佛性。这样来说,佛性它是从哪里来的呢?从真实义来说,是从法理的空性而来,这就是法尔如是,法之自然。法法本来就是无自性,空不可得的,为什么把它称为佛性了?这就是后边要介绍的。

【因为,如一切法是有自性的,不是性空的,那么,凡夫是实有的,将永远是凡夫,】

因为如果说法是真实有的,不是性空的话,那凡夫性永远是个凡夫性,不可改变,因为他不空,他有自己的自性,有自性就不是性空的了,那实有的凡夫永远是凡夫。

【杂染是实有的,将永远是杂染,】

如果说是实有的、不空的,杂染始终是没办法改变成清净,就像凡夫永远是凡夫,我们愚钝永远是愚钝。但是,事实我们都知道,通过努力,也可以提高知识文化,我们通过学习也可能掌握某种的技术,也能学一些生活的本领。我们在现实生活之中能够转变自己,改变自己,如果说是固定的,那我们怎么去改变?不过改变需要付出一些辛苦而已。

【已经现起的不能转无,】

比如说我们现起的生死,如果是真实存在的,不可改变的,你怎么能让他消失呢?因为自性有的,不用因缘而生起来,怎么能让它消失呢?

【没有现起的不能转有,】

如果说是自性无,真实是没有的,没有生起的法,也不能让它缘起而有。那就是实有和实无,实有就不能让它灭,真实的无,也不能让它生,就是这个意思。

正是因为一切法没有这种不变性,没有自体性,所以才能『以有空义故,一切法得成』,可以因缘和合生起一切法。

那就是无可断,无可修,也就不可能成佛了(如《中论》说【4】)。好在一切法是空无性的,才能转染成净,转迷成悟,转凡成圣。】

如果是真实的有,那就没有可断的,也没有可修的了,因为自性有,断也断不了,凡夫自性就是凡夫,不可改变,你怎么修还是凡夫,这样也就不可能成佛了。

这个是中观来破除 实有实无的思想,缘起也是这样,缘起法其实就在破除或有或无的二边,或断或常的二边。好在一切法是空无性的,这样它才有因缘转染成净,转迷成悟,转凡成圣。

因为在因缘法来说,没有固定性,一切法都可以改变,哪怕我们是罪恶深重的凡夫,只要你有心向善,都可以改变。像说我们性格不好,脾气不好,但是只要长时间如法的修习,多多少少都可以转变的。所以,就是因为法无定法,我们没有固定性。


【4】(1)印顺导师《中观论颂讲记》 p.473- p.475:「(颂)虽复勤精进,修行菩提道,若先非佛性,不应得成佛。(释)一般的有情,是没有成佛的,自然也就没有佛的体性。既先前没有佛性,就该永没有;因为自性有的佛,一定是始终一如的。有定性,就不能先没有而后有。这样,众生本来没有成佛,就是没有佛性。既没有佛性,虽发菩提心而复勤猛精进的修行六度万行,严土度生的菩提道,然他原先没有佛性,发心修行也还是不得成佛。事实上,以善士指示,听闻正法,发菩提心为因,三大阿僧祇的长期修行为缘,到福智资粮圆满时,是可以成佛的。在因缘和合的条件下,既可以成佛,可知是缘起无自性的。实有论者,如说一切有部等,也还是说修行成佛的。现在难他不得成佛,是因他主张有定性的,有定性怎么可以修行成佛呢?真常妙有论者,不知性空者以众生没有佛自性的理论,责难实事论者。竟然断章取义的,以本颂为据,说龙树菩萨也成立一切众生皆有佛性。假使众生起初没有佛性,就不能成佛了。现见众生能成佛,可知原来就有这佛性存在的。不然,修行怎么能成佛呢?这种不顾颂意,强龙树同己,真是龙树的罪人!实则,龙树并不承认先有佛性的;佛性先有,这是因中有果论,是龙树所痛斥的。性空者的意见,一切法是性空的,是待缘而成的。因为性空,所以因缘和合可以发心,可以修行,可以成佛。《法华经》说:『知法常无性;佛种从缘起』,也与性空者相合。一切众生是有成佛可能的,因为是性空的。然而性空并不能决定你成佛,还是由因缘而定。所以,一切众生有成佛的可能,而三乘还是究竟的。佛性本有论者,只是觉得性空不能成立,非要有实在的、微妙的无漏因缘而已。

(2) 印顺导师《中观今论》 p.149-p.150:「《中论》〈观四谛品〉(卷 4,大正 30,34a)说:「虽复勤精进,修行菩提道,若先非佛性,不应得成佛」。论中的意思是说:如执诸法实有,那就凡性、圣性两不相干。那么,众生既都是凡夫性──异生性,不是圣性,没有佛性,即使精进修行,也就没有成佛的可能了!其实不然,众生虽是凡夫,以无凡夫的定性故,遇善缘而习善,发菩提心,修菩萨行,就可以久习成佛。《法华经》(卷 1〈方便品第二〉,大正 9,9b8-9)说:「诸法常无性,佛种从缘起,是故说一乘」,也是此义。古德为佛性本有的教说所惑,颠倒解说,以为龙树也是主张要先有佛性才可以成佛的。我早就怀疑,后来在北碚访问藏译,才知是古德的错解,论文是龙树评破萨婆多部固执实有性的。善性恶性,无不从积久成性中来,无天生的弥勒,也没有自然的释迦。性,不过是缘起法中由于久久积习、渐成为强有力的作用,而有非此不可之势。常人不知缘起,偏执自性有,所以将积渐成性为本性,或习性以外另立本性。性虽有自尔的、不变的意思,但不过是相对的,能在未遇特殊情况,及未有另一积习成性时,可以维持此必然的性质及其倾向。


此法空性,就是可凡可圣,可染可净的原理,也就是可能成佛的原理。所以说:『以有空义故,一切法得成』。】

法就是空性,就是可凡可圣,可染可净的原理,也就是可能成佛的原理。所以我们可凡可圣,可染可净,为什么我们凡夫可以去杂染?可以去贪爱?因为它无固定性,我们又可以产生种种的烦恼,产生种种的造业;但我们也可以断恶向善,改变自己,认识自己,说明它没有一个不变的定性,所以这就是它的原理存在,就是法的不确定性,或法的空性,就是法的原理。所以说:『以有空义故,一切法得成』,这是中观很有名的一句话。

【 这是称空性为佛性的深义。】

前边是通俗说,一切法都有佛性,一切众生都有佛性,也是一种善巧的方便说。

这里是把空性称为佛性的一个深义,为什么是深义?就是因为一切法无固定性,是没有自性的,所以可以转凡成圣,转迷成悟。这样就把这个空性慢慢成为佛性的一种深义了。这个深义,不是我们一般人能够理解得了的,所以说它是深义。

深义,只能说在佛法的不断的累积,不断的去修习,才能慢慢理解到法的深义。因为深义,一般人不容易理解,而通俗的佛性说,容易被大部分人接受。

【 同时,法空性虽是一切法成立的普遍理性,但空性就是胜义,是悟而成圣,依而起净的法性,实为成佛的要因。】

依这个法空性,就能够悟此而成圣,依此而转染成净,就是成佛成圣的一个主要的因素。但是我们前边学到,成佛的要因分三种,就是学佛三要,空义是三要之一。我们前面讲到三心的时候,菩萨要有菩提心,大悲愿,所以要具足这三要,才是成佛的完整的因素,菩萨三心里有个无所得为方便,也是要因之一。但仅仅具足这个空义,他还不足成佛,因为声闻证的也是这个普遍的真理。为什么说是普遍的理性?就是声闻,缘觉都可以证到,叫三乘共证。

但是,菩萨依此空性,依此方便,可以发起菩提心,生起大悲愿,也能够成就最究竟的佛道,这个就是成佛的要因。所以菩萨发无上正等正觉心,其实就是要追求无上正等正觉这个心,也离不开法空性。

【这虽是遍一切法,而与迷妄不相应,与无漏净德是相应的。】

这个法空性虽是遍一切法,而且是与迷妄不相应的。它和迷妄的凡夫,当然是不相应的,和无漏净德是相应的。

【所以为了引发一般的信解,方便说此法空性为如来藏,佛性,】

称空性为佛性的深义,这是实说。但是一般人不容易理解,为了引发一般人的信解,方便说此法空性就是如来藏,就是佛性,这是通俗说。

【而说为本有如来智慧德相等。】

这也是通俗说,称法空性就是如来藏,就是佛性,说法空性就是本有如来智慧德相。所以这个法空性,为什么说它是佛的体性,含藏了一切如来的智慧德相?也就是这个意思。

『含藏』意思就是,众生的佛性被颠倒无明烦恼所覆藏着,如果他能够发起菩提心,生起大悲愿,去除这些烦恼盖,他就能获得这些功德。

所以【法空性是遍一切一味的,于一切众生无差别,

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从佛果来说,佛所证的遍法界这个法性,那么一切众生都是空义的,没有自体的,佛和众生毫无差别,因为《华严经》上说『佛、众生、心、三无差别』,这个三无差别,是从佛果这个角度来谈的,佛圆满的证悟了法界性。要知道,如来藏是从佛果这个角度来讲的,如果从众生这个角度来说,众生含藏了如来功德,不过是没有开发出来,那么在佛的这个角度来说,一切众生都具足如来的这些种种相好,种种的智慧德相,就是因为众生有烦恼所覆藏着不能显发。

【所以说一切众生都可以成佛。】

这个是从理性来说的。因为法空性,理上是可以成立的,遍一切法,遍一切众生。在众生这边看,就是因为众生无明颠倒、无知,不认识法,也不认识无我,这样他颠倒造业,流转生死;佛能够清楚平等法界,这个是理佛性。理佛性,在天台宗讲到名字佛,名字佛就是有名无实,一切众生都有佛性。


2、 行佛性(事):

行佛性它是从事上来说的,理佛性是从理性上来说的,从理则上来说的,理则上可以成立的,众生有佛性,众生都是空性,但问题是说,如果没有事行,还不算能够成就佛道的,这个行佛性,下边就介绍说:

【这是依修习发心而成为成佛的因性。】

所以这个行佛性,必须要发菩提心。下边就举了唯识者说:

【如唯识者说:依『法界等流』的『闻熏习』,【6】成为成佛的种子。】

下边注解,我们参考一下:

【【6】印顺导师《摄大乘论讲记》:「闻熏习,以清净法界为因,无分别智为果,】

因为闻熏习就是我们亲近善士,听闻佛法,如理思惟,『以清净法界为因,无分别智为果,』

【因果皆属于真实性,所以闻熏习也是真实性的。就是佛陀的等流正法,是真实性的等流,也属于真实性。】

因果都属于真实性,为什么是真实性?因为闻熏习也是真实的,是从佛的清净法界流流露出来,等流出来的,所以是真实的,就是佛陀的等流正法是真实性的,等流也属于真实性。

【正法,与闻熏习,为什么不属遍计性及依他性?】

这个牵扯到唯识了,唯识这个遍计执当然是杂染的,依他起通于杂染和清净。如果说正法闻熏习,就属于清净的,属于正见,正思惟了,所以它就不属于遍计所执和杂染的依他起。

【因为依他性是虚妄杂染,遍计执性是颠倒之因,正法是真实性的等流,闻熏习又是正法的熏习,所以虽是世间的,却能引发真实性的无分别智,】

唯识的无分别智,也是到禅观那个阶段上。

【复能悟入诸法的真实性。这与平常的有漏无漏的观念,略有点不同。现在是说:一个向生死流转的遍计依他性路走,】

就是说,一个向生死流转的遍计执性路走,一个向真实性的路走。

【就是在向生死流的心中,发生一个向清净真实性反流的动力,渐渐把它拉转来。】

因为闻熏习,就是正法,正见,正思的一种力量,它是逆着我们不正见、不正思的。

【本论但建立新熏,不说本有。这不是有漏唯生有漏,无漏唯生无漏的见解所能理解的。能得出世心,由清净法界的等流正闻熏习,因此,法界虽没有内外彼此的差别,却也不是内心在缠的法界──如来藏,是诸佛证悟的法界。这与本有无漏的妄心派或真心派,都有其不同。」(p.136)】

所以这就是一种新熏,在杂染的阿赖耶识之中,熏进来一股清净的法流,种下佛的种子,就是这个意思。


回到法本:

【《法华经》的『佛种从缘起』,也就是约行性说的。】

『佛种从缘起』其实也是要听闻正法,然后发心修习这些圣道,也是从因缘而起的佛的种子,不是本来就有的。

3、小结

【 一切法空性,为可能成佛的理性。】

这个法空性,这里也只说是成佛的可能性,为什么是可能性?因为如果证悟了法空性,没有回小向大,那当然就是二乘,没办法成佛,如果要回心向大,那就有成佛的可能性。

所以说【 依佛菩萨的教化,发心成闻熏习,为可能成佛的行性。】

这就是可能性,因为佛陀在世的时候,那么多声闻,同样是听闻佛的法界等流闻熏习的,但是佛为弥勒佛讲的法,他没办法理解,自然没办法发心,自然也不能够成佛。真的对佛的法界等流能够熏习进来,领受进来,领纳进来,然后再发心,才是成佛的一个必然性。

所以说【 事理是一致的:】

行佛性是事,理佛性是理,有理如果没有事,当然有名无实;如果有理有事,那就是以智导行,以行证智了。

如不是缘起的,就不是空的,不是空无自性的,也就不会是从缘起的。因为无性空,所以从缘而起,从缘而起,所以是无性空的。】

因为理是空的,但是事还要从缘而起,还要待缘,还要具足因缘。就像虽然说我们都有佛性,我们本来是无我的,一切法没有自性,没有自体,但如果我们不发心,不按圣道六度去修,我们还是缘不起圣道的法。缘不起六度的话,所学的只能说是一种空洞的知识,等于说就算明白了法理,如果发不起心,那就是知识的事情了。

所以从空义能够缘起大悲心,缘起菩提心,真的还要不断地去努力,因为没有固定性,所以它就能够从缘而起。我们现在在不断的进修之中,一般所说因缘不具足,或者叫因缘还没到,但这个因缘不是等待而来的,必须要积极的努力,才能把行佛性这个缘给它生起来。如果不去积极的追求,我们只是说等待、随缘,其实随的都是这种业缘,没办法随这个圣法缘。所以这个圣道,需要我们的信,愿,行,三方面的积极努力,积极的态度来追求,才能缘起来。我们现在缘起杂染法很容易,但缘起清净法确实不容易,为什么不容易?我们对这个杂染法,可能欢喜心、爱乐心也很足,对生起圣道法,可能就困难一些,这个也是很现实的问题。

【无性而缘起,缘起而无性,佛在坐道场时,就是这样的通达:『观无明(等)如虚空无尽,……是诸菩萨不共妙观』。】

因为佛观十二因缘,都是像虚空一样无尽,就是缘起无性空,因为缘起是与空相应的。贤圣的缘起法,就是和明,和智相应的,当然就没有自体可得。观十二因缘,像虚空一样无尽,虚空相一样无尽,其实就是一切法空性,就是一切法的一个本然性,这个本然性,是菩萨坐道场,到最后成佛的时候,能够断一切的习气无明。


【依此而成佛,佛也就依此而说一乘,说一切众生有佛性。【8】】

因为观十二因缘,完全是从事行来观理的,事理能够一致,事当然要通过六度万行来观,不是仅仅说明心见性,不经菩萨道就能够观出来。这就是行佛性。

【8】如來藏學者與唯識學者對一切眾生是否皆能成佛之看法:參見:印順導師《以佛法研究佛法》p.335-336:「一、理佛性:這是就真如法性而言的。真如──又名法界,此理佛性的圓滿清淨,故又名法身。二、行佛性;成佛與否,須視有無無漏種子而決定。因為眾生的根性各各不一,有人是具有聲聞乘無漏種子的,有人是具足獨覺乘無漏種子的,有人具備成佛無漏種子的,也有人圓具三乘聖法無漏種子的;也有人沒有三乘聖法無漏種子,而祇有人天乘種子的,這便是所謂無性眾生,不能成佛的。從這一解說中,否認了一切眾生皆有佛性可以成佛的教說。唯識學者認為,就有無無漏種子的立場言,確有一分眾生沒有佛性,不能成佛的。具二乘種子,不具成佛無漏種子的,還是不能成佛的,這是唯識與如來藏學者的諍論處。如來藏學者,是以「一乘為究竟,三乘為方便」的,因為一切眾生有如來藏,具足無量清淨功德,個個都可成佛。而唯識學者與此相反,以「三乘為究竟,一乘為方便」,因為佛說一乘,祗是一種方便教說,有些眾生根本不能成佛,怎能說一乘是究竟的?在唯識學者的眼中,《法華經》因此也成為不了義的。」


三、理佛性和行佛性的差异

1、理佛性

【约理佛性说,一切众生都是有佛性的。】

这个是从理上来成立的。

2、行佛性

【约行佛性说,待缘而成,所以是或有或无的。】

这个行佛性,是待缘而成,待缘而成就没有那种必然性,

【所以是或有或无的。】

『有』,除非你是发菩提心,生起大悲愿,然后行六度,行佛性就会生起来、缘起来,如果说没有生起信愿,那就是当做一种知识学问,等于说是没有的。

【大乘法种是菩提心,发菩提心,与菩提心相应的一切功德,就是行性佛性。】

所以这个菩提心,不是说心里一个想法,完全是和戒定慧、六度相结合的。

【《法华经》的『佛种从缘起』,就是约菩提心种说的。】

菩提心,就是要亲近善士,听闻正法,多闻熏习,然后发起菩提心。如果听经闻法,没有发起菩提心,就没办法种下佛种,那等于说是没有。

【如在从前大通智胜佛法会中发菩提心的,有些人是退修小乘了。如亲友的为他系上无价宝珠,他竟不觉不知,弄得贫困不堪。其实,『一切智愿(菩提愿)犹在不失』。在醉酒时,亲友为他系上无价宝珠,如在无明生死中,遇佛菩萨的化导而发菩提心(有人解说系珠为本有佛性,与经义相违)。发菩提心,就成大乘法器,能展转出生无边功德。】

所以说发菩提心,就能成就大乘的法器,能辗转出生无边的功德。因为菩提心就会有一种动力,追求无上的佛菩提,然后还要累积度众生的功德,就会辗转生出无边的功德。

【所以《十地经》,《大集经》等,都喻菩提心为宝珠,经修治而圆成佛的果德。【10】这样的行性佛性,依经所说,略有二位:【11】】

这里又举了二个经,《十地经》,《大集经》,都譬喻菩提心为宝珠,经修治而圆成佛果。这样的行性佛性,依经所说,略有二位:

菩提心为宝珠,《法华经》里有一个系珠喻,系珠的一个比喻,《法华经》上说,至亲友家醉酒的时候,他的一个善知识把宝珠给系在衣服里了。因为这个就是菩提心,他过去在善知识那里听经闻法,经善知识引导,他发了菩提心,但后来就忘失了菩提心。等于说他种下了佛的种子,暂时的忘失了而已,这个善根没有显发出来,所以经中譬喻给缝在衣服里,意思就是这个菩提心的种子很微细,不容易发现,所以用宝珠来譬喻。


【10】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卷59〈34入法界品〉:「善男子!譬如摩尼名净光明,有人以此璎珞身者,蔽余宝光,悉如聚墨。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,以菩提心摩尼宝珠璎珞其身,映蔽声闻、缘觉心宝。善男子!譬如水珠,置浊水中,水即澄清。菩提心珠亦复如是,除灭一切烦恼垢浊。善男子!譬如有人得住水宝珠,璎珞其身,入深水中而不没溺。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,得菩提心住水宝珠,入生死海而不沈没。善男子!譬如有人得大龙宝珠,往到龙所,龙不为害。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,得菩提心大龙宝珠,入欲界中,烦恼恶龙所不能害。」

【11】《菩萨地持经》卷 1:《菩萨地持经》:"行方便亦如是。云何为种性。略说有二。一者性种性。二者习种性。性种性者。是菩萨六入殊胜。展转相续无始法尔。是名性种性。习种性者。若从先来修善所得。是名习种性。又种性名为种子。名为界。名为性。又不习者。果细果远。习者。果粗果近。菩萨成就种性者。出过一切声闻辟支佛上。何以故。有二种净。一者烦恼障净。二者智障净。二乘种性烦恼障净非智障净。"


行佛性又分两个阶位:

(1) 性种性位:

【起初,以见佛闻法为因缘,发大菩提心,熏习成大乘佛性。如下种一样,名性种性。

菩提心一发起,永为成佛的因缘,是不会失去的,如《法华经》系珠喻所说。但这不能说是本有的,因为是依发心而熏习成的──法界等流的闻熏习。】

不能说本有,它是依发心而种下来的,这个是性种性位。性种性位是唯识里面的说法,在下边也有这个解释,由于时间的原因,我们就不参考了。

性种性位就是种下了种子的一个阶位,因为理佛性没种下种子,还没办法去实行,只有说发了菩提心,才能够种下菩提种,这个就是行佛性。

(2) 习种性位:

【其次,有了菩提心种,就依这佛性而渐渐修发,使佛种的清净功能,由下成中,由中成上。】

按现在来说,就是程度不同。一般用大乘的阶位来说,『下』可能是发心十信位,『中』是三贤位,『上』就是十地位。因为这些清净性功德,都是由菩提心种逐渐逐渐的累积,逐渐逐渐的修发,这些清净功德,由十信增长到三贤——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,然后再增上到十地。

【大乘的功德净能,不断熏习而增胜起来,名为习种性。】

就是这种修习,不断的累积。 【以习成「性」,次依性成习。【12】等到久久熏修,引发无漏清净功德,那就不但是佛的因性,而且已分得佛的体性了。】

以习成「性」,次依性成习【12】等到久久熏修,引发无漏清净功德,那就不但是佛的因性,而且已分得佛的体性了。】

就是到初地的时候,不但是得了清净功德,也不但是佛的因性,而且已分得佛的体性了,就是得了一分佛的法身了。

【以是,法空性(理佛性)虽凡圣一如,】

这个理佛性,在凡不增,在圣也不减,一切一切法界众生,都普遍具备这种本然性的。

【众生界、菩萨界、佛界,平等平等,】

因为从理性佛说来说,都是平等的,在众生界、菩萨戒、佛界、平等,平等。

【而成佛或不成佛,还待修习来分别:】

虽然说这个普遍的法性,遍满了众生界,菩萨界,佛界,众生、心、佛、是没有差别,都是平等的,但是到底能不能成佛,还是待修习行佛性来分别的。

【是否熏发了菩提心?是否依菩提心种而不断熏习增长?如不修习,凡夫还是凡夫,如能依大乘而熏修,那不问是谁,一切众生的佛果,都是可以成就的。】

所以这个行佛性是很重要的,性种性位和习种性位,都是行佛性。行佛性有两种阶位,一个是种下了发菩提心的种性这个位置,一个是依菩提心而行六度四摄这些功德法,累积才能够完成佛道,这样我们就能够理解这种通俗说和真实说。真实说是深义的(唯识、中观),通俗说就是一种通俗义的(如来藏说),这样我们也就能够理解到理佛性和行佛性的区别了。

【12】 印顺导师《中观今论》 p.148-p.149:「约初后(远近)论性相:《智论》卷 67(大正 25.528b25-26)说:「是相积习成性,譬如人瞋,日习不已,则成恶性」。我们的思想、行为,起初或善或恶,或贪或瞋,即是相。如不断的起作,久后会积习成性。等到习以成性,常人不了,每以为本性如此。佛说众生有贪性人,瞋性人、痴性人等,这都由久久积习而成性的,并非有定善定恶的本性。《智论》卷31(大正 25,292c3-5)说:「如人喜作诸恶,故名为恶性,如集善事故名为善性,如《十力经》(见《杂阿含》卷 26,684 经,大正 2,186b-187b)中说」 ──佛以种种界(即性)智力,知众生根性等不同。俗谓「江山易改,禀性难移」,这不过是说习久成性,从串习而成为自然而然的,不容易改换而已。人生下来,受父母的教养和师友的熏陶,社会的影响不同,养成多少不同的性格;或是因为宿因善恶的潜力,或生理机能的差别,成为不同的性格、嗜欲等,这些都是积渐而成的。不但人的性格如此,一切法也是如此的。因为一切法无不表现在时间中,依幻论幻,有时间相,即不无前前后后的相续性。前前的对于后后的有影响,即有熏习。相虽不即是性,但由不断的起作,即由相的积习而成性。从微至着,从小到大,都有此由相而成性的意义。所以,性不是固定的、本然如此的。依中观说:人之流转六趣,都因熏习的善恶而定其升降的。凡夫如此,佛、菩萨等圣贤也如此,无不是由积渐而成。有人说:佛性人人本具。还有约无漏种子,说某些人有佛性,某些人无佛性!这都是因中有果论者。依中观说:众生没有不可以成佛的,以众生无决定性故。这是说:生天、为人,都没有定性,都是由行业的积习行成。等到积习到成为必然之势,也可以称之为性,但没有本来如此的定性。所以,遇善习善可升天,遇恶习恶即堕地狱,乃至见佛闻法,积习熏修,可以成佛。」


回向!